当前位置: 温州检察网 -> 检察官风采  -> 正文检察官风采

平平淡淡才是真

——记洞头县人民检察院行装科科长陈松听
分享到:
发布时间: 2014年06月23日 来源: 温州市人民检察院 作者: 编辑: 陶京津 审核: 曹根华
 
陈松听了解老庄现在的生活

老庄勉强起身和陈松听道别

  他,刚过不惑之年,一脸的憨厚。但看得出,年轻时候是个帅小伙。不过现在,已然所谓的“大叔”。

  2012年11月,经过一年多的奔波,由他提起抗诉的9件串案终于得到成功调解。但当他得知这一消息时,已不在民行的岗位上。

  他从08年开始接手民行工作。在他的带领下,民行考核排名由一开始的落后一跃成为全省标兵,并连续三年名列前茅。同时,他被评为2009年洞头优秀公务员,2010年温州市优秀检察官,2011年全市检察机关业务尖子,2011年洞头十佳政法干警。2012年,他荣立个人三等功。

  他,就是洞头县人民检察院行装科科长陈松听,原民行科科长。每当有人喊他科长,他总是憨憨地一笑。他说,我只是一位普通的检察官而已。

  奔波

  他是百姓的“好厝边”

  他毕业于浙江法律学校,后又自学了浙大的法律专科和宁大的函授本科。在问到为什么选择法律作为专业时,他笑了一下,“当时也没其它想法,就觉得法律挺好的。”是的,挺好的,他现在干得也挺好的。

  95年,陈松听在法院开始了工作。一路从书记员、助理审判员到审判员,从立案庭、执行局再到民二庭,他一步步,脚踏实地。

  04年,县里号召下乡入村,他选择了报名。在洞头霓屿乡下社村,他当上了农村指导员。

  那时候,洞头还没五岛大桥相连。在另一个岛上的家,却因大海的相隔,变得遥远。

  女儿又刚出生,妻子在法院的工作也很忙。本是支持丈夫的选择,但有时一烦,妻子就会埋怨,“你一周回来一趟,有时甚至一个月回一趟,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?”每当面对妻子的质询,他也只好装傻发笑。而妻子牢骚发发,也就过去了。

  洞头是个海岛县,当时的老百姓几乎都是靠海谋生。渔民都是淳朴的,但偶尔遇到事,心里也是很急躁的。往往到这个时候,他就得马不停蹄地赶到船上,解决问题。

  04年5月,村里要扩建码头,但资金尚有一定的缺口。工程迟迟不能动工,村民翘首以盼的愿望难免落空。这时,陈松听主动提出,去县里为村里争取资金。

  “当初我这么说,没几个人觉得我能成功。”陈松听对着笔者苦笑,“但应承下来了就得做到嘛。”

  凭着他的“软磨硬泡”,县里最终拨下了5万元的专项资金。

  就是这样的一件件事,久而久之,下社村的百姓都知道村里有一个指导员是个“好厝边”(洞头话好邻居的意思),而且是个懂法律的“好厝边”。

  从04年到05年,这个农村指导员,他干了足足一年。

  尽心

  为了职工的老有所依

  陈松听是08年来的检察院。

  检法是一家,想想都是从事法律工作,他觉得工作的性质差不多,应该没多大问题。然而,等真正到了检察院,尤其是被分到民行科,他才感到角色的转变并不是这般简单。

  “一边自己摸索,一边向同事学习。”他这么讲诉他起初的民行工作。

  4年前的一天,一个律师将电话打到了他的办公室。

  “刚接手一个案子,是你们洞头的。一群下岗职工可能因为法院的判决,生活没有保障。”

  “要不我来看看。”

  他了解到,如果法院一旦认定房产抵押有效,那么下岗职工依靠房产租金来缴纳养老金的事实将不能延续,他们今后的生活难有保障。

  为此,这12名下岗职工多次到县里上访过,但法院的判决,行政机关不能插手。

  第二天,陈松听就要来了判决书等相关文本资料。一个人,呆在办公室,他就看了起来。

  法律文本是枯燥的,是乏味的。就是在一堆生硬的语言、数字中,他找寻纰漏。

  他的用心,换来了突破。“抵押是无效的”,他找到了可以为下岗职工抗诉的理由。

  接着,就是说理,他向上级院领导阐明情况获得支持。再由上级院向中院提请抗诉。

  一步步,他走得艰难,但走得扎实。毫不争辩的理由,博得了一致的认同。

  而下岗职工们也只是在律师的言语中知道,检察院有一位检察官在为他们的事情奔波。

  直到抗诉成功的那一刻,他的心放下了。12名下岗职工的心也宽了。

  这就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,他的尽心,是为了工作,更是为了老人们老有所依、老有所养。

  告一段落,他也就忙其它工作了。

  然而,一声敲门声却打破了他日常的清净。

  “陈科长,谢谢你……”他茫然听到一声感谢,不知为何。但当一面锦旗递到眼前,落款是12名下岗工人,他就明白了。

  “秉公执法,倾听民诉;伸张正义,依法监督。”老百姓给他的工作下了一个完美的注解。

  

  纠结

  “手心手背”的选择

  陈松听不怎么会说话。确切地说,是不爱说话。这似乎与他憨厚的外表相衬。但在别人眼中,他是个能干事、会干事的人。

  两年前的一天,朋友老王突然说要带他见一个人。老王是洞头走出去的,在温州当律师。

  那天,老王带着他去山头顶,那是老王的老家。

  “你要是想请我喝酒,我也好带点酒啊。”他的玩笑碰上的是老王的一脸严肃。

  跨进一张陌生的门,房间布局很简陋,一张床,床上躺着一个男人。

  奇怪的是,见客人进屋,男人也不见起床迎接下。仔细一看,原来那男人全身长满了褥疮,这是长期瘫痪缺乏护理造成的。

  这个男人就是老庄。93年,老庄被阿贵雇佣在沈阳安装铝合金时被坠落的跳板砸伤,造成下身瘫痪,一级伤残。而法院判决的赔偿金远远不能解决老庄当前的医疗所需。

  从93年至今,老庄经历一审、二审、再审,一年年的期盼,一年年的失望,身心俱损。

  简单地了解下,他看着老庄也觉得确实可怜。准备起身离开,只见老庄强忍着身体的疼痛,勉强支撑起残弱的上身,拉着他的手,眼神流露无限的期盼,“陈科长,你一定要帮帮我。”

  “当时,我真的愣了一下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面,他还是记忆犹新。

  能否抗诉?从何入手?多少个头绪涌上来。

  “那段时间,科长的桌前都是摆着老庄的材料,一周都要跑好几趟市院沟通。”同科室的同事说。

  一有新的想法,他就会拉着同事一起探讨,不厌其烦。“那段时间感觉闭上眼就能冒出老庄的名字”,同事说自己都要变神经质了。

  就是这样,折磨得自己和科室同事都不行,又温州、洞头两地来回跑,“为这事,汽油估计都费了几吨”,当时的行装科科长开玩笑说。

  前后花了几个月时间,老庄的期望终于没有再一次变成失望。陈松听成功了。

  但成功,对他来说是“喜忧参半”的。自从他来到检察院,民行科的工作变得越发突出。提起抗诉,是对法院的民事行政诉讼活动进行监督。

  而法院,是他的“娘家”。他的妻子在法院工作,他的旧同事也在法院。每当他抗诉成功,法院的旧同事就会议论纷纷。

  “一听同事在说,我也只好当做不知道。”妻子说。

  妻子知道,他的工作就是这样,“但是,每当我问他又抗诉了?他总是装傻充愣。”

  

  热心

  一视同仁的对待

  2012年,单位进行轮岗。他离开了民行科,转任行装科科长。

  “以前是跟人民打交道,现在更多的是跟人民币打交道了。”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。

  虽然离开了民行岗位,但还是有不少人、不少律师找他。他只好跟人解释,顺带把相关事宜转交到民行科。

  而老庄那,他会时不时地走访。最近一次,笔者也跟着一起去了。

  一见到他,老庄就“陈科长、陈科长”的喊着热乎。坐下来,聊着亲近。

  老庄说,“现在身体虽然还瘫痪,但心里已经畅快多了,多亏了陈科长。”

  陈松听对当事人如此热心,对同事亦是如此。

  行装科是管理后勤装备的。他就是检察院的“大管家”。

  没有了案件的琐碎,面对的又是杂事的繁多。他依旧干着。

  今年年初,行装科同事阿伟的母亲诊断出罹患白血病,急需血小板。

  作为科长,他一边劝慰阿伟照顾好家里,单位的事不要操心,一边积极跟院领导沟通,号召单位的同事为阿伟母亲献血小板。

  同时,陈松听还积极奔走,为阿伟母亲申请大病医疗补贴。正是在他的努力下,血小板得以捐献,补助得以落实。

  他的所作所为,并不伟大,但大家也都看在眼里。

   “真的很感谢你,陈科。”握着他的手,一句谢谢就已能表达阿伟所有的感激。

  而他,还是那个憨憨的笑。他,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  读陈松听,不像读小说,最大的感受就是平淡,或许正是应了那句歌词,“平平淡淡才是真。”

 

关于本站 | 常见问题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